诗|花开半夏

  如果,

  不是七月的蝉声将我叫醒,

  我会如一只受伤的麋鹿,

  久久地,在自己的秘密花园沉睡。

  春天的万紫千红又如何?

  在我眼里,

  不过是形如枯槁的死灰色。

  看不见的来路,

  回不去的过往,

  似那无法触及的天空蓝,

  靠近不能,逃离亦不能。

  一颗流浪的灵魂,

  噙着泪痕,在黑夜里逡巡 ,

  又被满地的落叶来回鞭笞。

  就这样沉沦吗?

  就这样屈服吗?

  一个声音在无人的旷野中诘问。

  一个身影缓缓而来,

  像一束光,刺破夏日的坚冰。

  眼波之中有莲花的馨香,

  荡漾出远古最澄澈的祝祷。

  冰冻的血液,

  在树蝉的对唱中复苏。

  葱翠的枝叶,

  从四肢百骸生长蔓延。

  一丛火红的娇艳,

  跳出迷雾的围挡,

  迎着晨曦,在烈阳下绽放。

  7032908-f8fc36bf70a09362.jpeg

  凤凰花开

达到当天最大量